而这条自动化检定流水线让电能表检定的工作效率提高了58倍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21 08:25    次浏览   

  黄金娟说,自己做了计量检定工作三十多年,过去的检定环境可不是这样。1984年,二十岁的黄金娟走出浙西电力技校,开始在绍兴电力局从事计量检定工作。在密密麻麻的各种接线前,黄金娟每天做的就是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各种刻度与报表,快速校验比对,再一一将电能表与接线连接进行检定。

  今年1月8日,在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的领奖台上,一位普通的女工特别引人注目。因为在这个奖台上,她是第一位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女性普通工人。一名一线女工是怎么走到国家科技最高领奖台上的呢,今天的《大国工匠》,就让我们一起认识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黄金娟。

  杭州德创能源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 董强: 做企业我们会很痛苦,因为我们经常是被她追着(解决问题),然后她又追求一种极致,为了一个课题开上百场的会议,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其中这个接拆(装置)的草图里面最核心的一个元器件我们可能画了有上千次吧,全年无错3个半单双中特,每画一次草图都要大量地进行试验。

  2012年3月,黄金娟带领团队开发的国内首套电能表全自动智能检定系统首先在浙江投入运行。如今,这项电能表智能化计量检定技术已广泛应用于全国28个省市,并通过专利许可方式在丹麦、韩国、马来西亚等九个国家得到推广,甚至跨行业延伸应用于水表、燃气表等性能检测领域。在这条自动化检测的流水线里,黄金娟和团队获得的专利就达到了120多项。

  与此同时,不断完善的技术方案也让黄金娟获得了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科研经费和人员力量的支持。然而,这条黄金娟想做的自动化检定流水线当时在国内外都是空白,研发过程中一个个技术难题接踵而来,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动接拆线装置的研发。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作为我们基层一线员工,你解决了实际工作当中的每一个小问题,其实你就是一种创新,有时身心也会很疲惫,但是你努力地(达成)你的目标,你也会看到一种成就感,也是一种幸福。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原来我们传统人工检定的时候,要人一块一块表,一根线一根线接线,最多(一人一天)只能检80只(表),现在我们一天人均日检定是4700只(表)。

  那几年,黄金娟的生活就在实验室、办公室、食堂之间三点一线打转,通宵分析、测算、试验更是成为了家常便饭。她带领团队前前后后开了120多次的技术讨论会,一个个技术方案推倒,重来,再推到,再重来,光是手绘图就装了三大麻袋。

  杭州德创能源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 董强: 比如说就像我们俩聊天,这一周我们聊完这个课题以后我们大家回去准备,但到下一周的时候,你去的时候你发觉她准备的资料远远(多)于你准备的资料,她收集的信息远远比你的要多得多,发自内心来讲我还是那句话,佩服!她对这种新生事物的追求,或者她认准方向这种契而不舍的精神,就远远超过我们。

  最终这套自动拆接装置实现了从传统人工45分钟到2秒钟的飞跃,效率提升了1350倍。而这条自动化检定流水线让电能表检定的工作效率提高了58倍,检定准确率更是达到了百分之百。

  黄金娟的女儿 曹斯怡: 我妈就属于把东西是从零变成一的(那种人),她特别喜欢钻研,然后想不通了就会特别执着。

  今年年初,黄金娟凭着《电能表智能化计量检定技术与应用》,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作为首个站在这个奖台上的普通女工,黄金娟对创新有着自己的理解。

  不但自己和姐妹们手关节因为工作受伤,而且因为带电工作,时刻绷紧的神经让检定的准确性也受影响。但电表它一头连着百姓,一头连着国家,它的准确性尤为重要。黄金娟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心里逐步萌发出利用自动化控制技术实现电表智能化检定的想法。但在当时电力系统人工检定的大环境下,一个普通女工要做这样的创新,这种想法无异于异想天开。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自动接拆你看似很简单,它就一下子一个动作,但是里面涵盖了好几项专利,很多的核心专利,从锥面,从U型,最后到月牙形多曲面的设计,是花了将近六年的时间。

  黄金娟不甘心,她一边继续了解国内外最新行业动态,收集资料、做功课充实技术方案,一边锲而不舍地向生产制造企业招标,她的执拗终于感动了一家企业负责人。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当时为了找这个项目(合作对象),我满天飞。但是作为一个我们电能表的自动化检定,它是一个非标准件,所以大家都认为就是难度非常大,当时就是我向他们(生产企业)招招手,人家向我们摇摇头,心里特难受。

  三千平米的电能表自动化检定流水线上,成千上万只电表正有序地通过上料、耐压试验、通电检定、下料等步骤,每个环节井然有序。整条流水线上,除了两三个巡检人员,几乎看不到其他工人。

  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高级技师 黄金娟: 先是挂表接线,检定完成以后我们再要拆线。一个夹子一个夹子拿下来。这个就是大量重复性机械性(的劳动),我们很多的女职工就是这个手关节受伤了我也因此受伤了,现在就是有时候你多洗衣服,拧毛巾,这个手关节马上会感受到。